第五十九章:涅槃骨(1 / 2)

神道歌 小辰叔 7494 字 8天前

金色的骨片,透漏着一种神秘,不仅仅在于骨片中溢出的涅槃之气,还有那白色的纹路,彷如一种天生的文字,打眼一观就让人心头勾勒出大道的痕迹。

“这四片残骨得来不易,乃是一位前辈,偶然在禁地“碧血妖河”的浅滩边,见到几道冲天妖光显露,随后费尽心血,打捞而出的,根据仙禅古城的“玄元”前辈,施展各种手段探查,可以推算出,这一种超凡生灵涅槃失败后残留下的,若由一位灵道巅峰修士观摩,有很大几率助其登入涅槃一境,更加神异的是,这种涅槃之气,可助任何生灵揣摩涅槃之道,落入超凡人物手中,问鼎涅槃八重天也未曾不可”女子的一番话,让四野寂静无声,倘若真如她所说那般,那此物的价值太大了。

涅槃境是灵道介于玄道中间的一种状态,灵力掺杂所悟大道之力,转化为法力的重要阶段,传说共有九个境界,又称作九重天,每越过一重天便会被涅槃之气洗礼周身力量。

虽无太过强大战力的增进,可却又一种脱胎换骨的变化,法力更强,与道更为亲和,日后所悟大道也不易互冲,只是这种蜕变险象环生,历古不少怀有大野心的英杰,皆折损在涅槃境中,所以往往资质不出众者,渡过一重天后,就踏入玄道之列。

若几片残骨能有这种神效,那对一些妖孽与绝顶天骄,无疑拥有巨大诱惑,其势力也会不惜一切代价为其谋取而来。

“十万方上品灵液”冰冷的语气从南侧古楼的一层楼阁中传出,直接将价格推送至一个大部分人无法争夺的地步。

不少人张目望来,认出那里坐落着何人,赤红的火发无风自摆,像是一团烈火,照耀出赤光条条,威严的五官不带一丝一毫情感波动,只是单单坐立在座椅上,便有一股霸气威慑四方,正是太渊道七脉之一的老祖“武婴黎”。

在其身后,一男一女对立而坐,周身耀出璀璨的神光,让人无法窥其真容,有目力强大者,窥破其体外神光,见到了这一男一女惊为天人的容颜,是在世间享有盛名的绝顶天骄人物“武安夏”与“武乐岚”,传说二人,掌有合击之力,曾合力战败过太渊道隐藏的一位同境仙体,更是横击过一位真正的大能人物。

太渊道近乎位列霸主级仙门,一脉老祖的身家,自然让很多人望尘莫及,不少人推测,他必然想得到这几片残骨,为两个绝顶天骄后辈,拓展更强道途。

看着一直呆望残骨的依丹,云辰百思不解,他很明显感觉到,天妖仙体的仙源被那几块残骨引动,产生了莫名的吸引,不仅如此,第二本尊也对那几片残骨有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觉,似乎也被之吸引住了。

第二本尊乃是先天生灵,以天为父、以地为母,本质上很难归属在某一个种族内,有与万族都有莫名的联系,连其都如此,可想那几块残骨另有隐秘。

“师弟,你暗自运转九目,看看此物究竟是什么,勿要泄露出仙体波动,让人发现端倪”云辰朝罗仙说道。

走到楼阁前,罗仙摘下七星冕,将九颗眼眸的力量融合归一,睁开一丝额心那枚竖眼,一缕缕混沌之气在开启的眸中迸发,合以目中剑的力量,窥看着那四块残骨。

残骨在罗仙眼中不断放大,那里面像是承载着一方世间般,竟有匆匆空间阻隔外力窥视,若非是九目仙体在此,旁人根本连内窥的资格都没有。

目力穿越层层空间,罗仙也很吃力,双鬓被汗水打湿,他紧咬牙关,其他八目皆以闭合,体内眉心轮,泊泊淌着仙精,灌输入那竖眼中。

一道微弱的开天之音轰鸣而起,那竖眼睁大了一些,九目之力轰破了层层空间阻碍,看到了一处真正的空间,罗仙凝神一望,青筋暴起,见到了空间内的景象。

那里华光四溢,一团近乎本源的力量,浮在残骨空间中央处,不断涌动,像是在衍变着什么形态,不容他窥视这股力量究竟是什么时,那残骨空间迸发一股神秘力量,逼退了九目之力,罗仙后撤了几步,神魂都晃动不止,九目神通暂时被封。

“师兄那并非普通的涅槃骨,恐怕是一个了不得的生灵脱落的,虽然不知经历过多少岁月,可里面依旧残留着一股我们无法想象的力量”罗仙气喘吁吁说道。

此话让几人都无法淡然,依丹也从那种状态中恢复过来,轻声说道“那骨中有妖神之力,师弟此物必须得到,其价值根本不可想象,若是提炼出其中的妖神之力,与我天妖仙体相结合,不止修为能大涨,恐怕我的仙体本源更会再进一步”。

能增仙体本源,可能此物珍贵,云辰转念一下,依丹乃是无缺仙体,纵然再强的神物,也增不了多少仙体本源,可纵然只是一点,也要争来,一步强、步步强,正是这个道理。

正当几人谈论时,下方涅槃骨的争夺,已经渐渐擦出了火花,几个古老的势力相争不下,都想给自己弟子争一个广阔道途。

“半丈“女尾”,配以稀世材料,可炼制成道化神兵”

“三十三万方紫气灵液,灵气纯度远胜上品灵液”

“五道寿纹命石一块,可增五百年寿元”

当天守阁的副阁主,掏出了一块五纹命石时,无人再与之争抢,五百年寿元已经是一位普通大能的半生,何人能抵挡住这种诱惑。

再者命石这种宝物,比寿株还要稀有,增加寿元的同时,更能淬炼命精,保持肉身不灭之性,它的孕育之地很特殊,非天地矿洞不能寻见,这种古老宝地,能被世人所知的,皆在大凶之地内,何人能轻易闯入进去,故而每一块命石的出现,都引发了不少的纷争。

“刚才得到卖主授意,秦副阁主的命石,他甚为喜欢,若是无人拿出更为珍贵的宝物,那这四块”女子笑颜轻展,不等其敲定最后的结果,一道悠悠的声音,在诸座古楼中回响。

“且慢,我愿出一株千年寿药,不知能否博得涅槃骨主人的喜爱”

众人顺着声音源头望去,神情淡然的云辰,屹立在楼阁前,笑看主事的女子,他的模样太过年轻,有一股蓬勃的朝气,若是以这个年岁,入主大能尊位,天资实在恐怖。

无形的神念,从四面八方摄来,能随意拿出一株千年寿药,绝非常人,很多大能想捕捉其法门的运转,探究其底细。

以强大的神念护身,云辰将一切斥来的神念荡开来了,不悦的环顾四周,让各方大能敬畏着,尽管诸位大能没有施展全力,但能尽数抵挡所有大能的神念,绝非易事,定然是震惊世间的真灵修。

“白容仙子,不知涅槃骨的主人,可有授意”云辰追问一句,让惊愕的主事女子,面上闪过红晕。

她眸子瞅向某处,微微颔了颔首,恢复了那迷人的姿态,回应道“恭喜这位道兄,那位前辈同意了,眼下若无拿出更为珍贵的宝物,涅槃骨便可与你置换”。

千年寿药的珍贵,不言而喻,命石只能向天地夺来五百年寿元,尽管另有神异用处,可对于一些年岁不小的修士来说,远抵不上一个完整大能的寿命,来的珍贵。

静静等待片刻,诸座古楼中,无人再次出价,云辰打出一道流光,将一方慎重封禁的玉盒,稳稳落在白容手上,后者解开禁制,一抹璀璨的长生之光,映照在那美艳的面容上,让其痴迷着,引诱了长生贪念。

将心底魔念压下,确定了宝物的真伪,白容亲自托举着承载玉盘的涅槃骨,踏着一朵霞云,飞向了云辰所在楼阁上。

“恭喜道友得获宝物”美艳无方的白容行了一礼,将玉盘奉上,不经意间,白若脂玉的手指,划过了云辰的手背,尽显妖娆魅惑之资,可不等其说些什么时,一张精美到无可挑剔的面容,映在了她眼中,带着一丝戏谑之色,与之对视着。

心中涟漪波动,身为女子,白容都深深被依丹吸引着,世间难寻这等美貌,更有一缕仙道气韵流转于一举一动中,与之相比,她不知差上几何,只得颇为知趣了行礼退下了,收起了那份心思。

“幸亏一路有我同行,为师弟当下了不少桃花劫”依丹笑盈盈说道,却惹来云辰一顿鄙夷,他收起涅槃骨,出声说道“修道不易,你以为都像你一般,拥有滔天气运,她放下身段,估计是想试探我是否还有寿药”。

不想在此事上,多做计较,几人将目光再次投入鉴宝会上,那涅槃骨无论有什么秘密,眼下都不适合在此探查。

一轮轮宝物被展出,报出了不菲的价值,可单论价格而言,根本无法与涅槃骨比肩,这便是一种手段,将贵重的宝物在适合的时机放出,极大的维持了鉴宝会的气氛。

这期间,云辰花费重金,购下了一件“龙鳞妖甲”,赠与谢景游,他精修真灵一道,体道是弱项,而这由真正龙族遗脉所炼制的妖甲,与其相得益彰,可暂时补缺这个弱点。

这件器物,归属法器的范畴,可如同鳞片一般覆在体外,纵然是普通大能的攻击,亦能挡下,类似这样的护甲器物,最是稀少,连大能都会出手争抢。

“接下来这件宝物,属于临时寄售,乃是一门无缺的太玄级真法,主杀伐之力,其主想置换同等术法”